浮闲

希望不会出什么事吧

行かないで:

唉.....只能等风头过去了,太太们要好好保护自己啊(;´д`)ゞ

青了个篮子:

占tag抱歉

我很喜欢我们的圈子,所以我要发这个,真的真的希望大家小心一点,文章和图片都是,大家遇到这种人也一定不要跟他们吵架,现在是真的希望各位都为自己,为圈子。拜托把这些都先去备份和删除,至少我们现在只能那么做了

暂时只能想到这些圈子,如果你还站别的cp,请也为了大大,自己的喜好,宣传一下,可以转发。也希望有大大能看见。

再次为占tag抱歉


求扩


SZJ:

言勿是我的朋友,事情是真的,如果可以帮忙的话请联系她,万分感谢!


一把心碎的调味料:



我被骗掉了5k,截图记录不全但真的很多了,但是我需要一个排版与我一起搞挂人的wb长图(我试过了,真的丑,对不起,一无是处)

我挂完之后给各位fgo的小伙伴充128小氪一单阴阳师的小伙伴100RMB

所以请给我一个排版,有偿的

有意者请私信or评论

不想的可以帮扩,我这个开了转载




————————




先简单的说一下,我出了一个yys的账号,由于买家要求去了一个迅雷+数字 的网址卖号




接下来就是一系列钱冻结然后充钱解冻等操作




为什么这种操作都能上当,我过几个小时再去问问几个小时之前的我




 


【 杰佣/园医 】 追逐(二)

        他名为奈布 · 萨贝达,是一名雇佣兵,隶属DW佣兵团。
  他向集合地走去,没有看见队友,倒是雇主十分焦急地站在那里张望。
  “ 啧。”他有些不耐烦,雇佣兵不可以相信任何人,哪怕是雇主也不可以告知集合地的所在。
  一定是金那个蠢货干的好事。
  他没有管那个肥胖的老男人,径直走向了后面,看到了艾米丽。
  “ 你回来了。”艾米丽双眸溢出些许担心。
  艾米丽 · 黛儿,DW雇佣兵团医生。
  当然,雇佣兵团的医生,本事可不只是医生。
  “ 艾玛他们还没回来吗?”艾米丽有些焦急地样子,毕竟艾玛身上上次的伤还没有完全好,有些影响行动力。
  艾玛 · 伍兹,一个长相甜美但实际上心狠手辣、有些病态的小姑娘。
  艾米丽的伴侣。
  “ 还没呢,应该快了。”他不敢打包票,坐下擦着刀,没有再说话。
  他还在思考那个哼着小调的奇怪人物……也许并不是人。关于这个常年被雾笼罩的城市的一些传说他并不是没有耳闻,尤其是在……经历了那件事之后,他对这些怪物的存在倒不是全然不信了。
  他想了一会儿,没有再管,毕竟他们明天就要走了,那怪物无论如何不会影响到他。
  这时,他的雇主、一个有钱的上流社会人士、丹·勒布朗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 我要的东西,你拿到了吗?”勒布朗眼里全是贪婪和狂妄。
  “ 没有。”奈布擦着刀,没有抬头,“ 不管您想要的是什么,您提供的情报中的那个保险柜在我去之前就已经被打开了。不过,”他停顿了一下,抬起头看向勒布朗,“ 您的仇敌,布库斯·格雷已经死了,他的儿子小格雷也死了。”
  他隐瞒了布库斯并不是死于他手和那惨烈的死法,他隐约感觉这件事背后有巨大的阴谋,在没有探明情况之前,还是不说为宜。
  勒布朗肥胖的脸瞬间苍白下来,又迅速变紫,吼道:“ 我花大价钱雇了你们这帮废物!你们就这么给我做事的吗!听着,佣金我一个子儿都不会给你们的!废物!”
  奈布站了起来,手中擦的锃亮的刀抵在了勒布朗脖子上,勒布朗那愤怒的气焰顿时没有了,但还是强撑着问:“ 你、你要干什么!我要是死在了你手底下,你、你看你们雇佣兵团以后还有没有人雇!”
  “ 我们的能力和生意不用您操心。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东西我没拿到这是事实,但人死了也是事实,佣金不必付全款,可至少也得付一半。”
  他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改变了主意。
  “ 我再告诉您一件事吧,”奈布凑到勒布朗的耳边,轻声道:“ 布库斯不是我杀的,他在我动手之前就已经死了,死状十分惨烈,说不定,是哪位夜行雾都的杀手盯上你们了呢。”
  奈布原本只是想要试探勒布朗是否知情,可勒布朗的反应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
  这个极为注重面子的贵族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竟然抖的像筛糠似的,仿佛听见了什么令他极为恐惧的鬼怪。
  他嘴里小声呢喃着什么,奈布凑的那么近也只听到了一些片段和词语。
  “ 雾都夜行……是他……”
  “ 杰克……”
  “ 是真的……他会杀了我们所有人的……”
  “……”
  他十分奇怪,更加确定了这里面有问题这个念头。
  勒布朗神神叨叨地走了出去,奈布没有管,他并不想多管闲事,何况这种和那些东西有关的事,还是少掺和比较好。
  随即他看见了艾玛和她后面的几个人,他们和勒布朗擦肩而过,勒布朗像没看见似的径直走了出去。
  “艾米丽——他怎么了?”艾玛先是语调活泼地叫了艾米丽,然后奇怪地看了看勒布朗,偏过头问奈布。
  “ 谁知道呢。”奈布耸耸肩,“ 搞不好我们的尾款要不到了。”
  “ 管他呢,反正也就那么点,前款已经差不多了。”
  “ 金——你下次要是再把集合地点告诉雇主,我饶不了你——”

【 杰佣/园医 】 追逐

  他半蹲在房顶上,手握弯刀,蓄势待发。
  他在等一个讯号,一个行动的讯号。
  突然,他脚下这座金碧辉煌的大楼忽然黑了下来。
  来了!
  那些上流社会的夫人小姐们都惊慌地尖叫起来,他们各自的丈夫和父亲挤挤搡搡,想到达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身边。
  他从窗子翻身进入大厅,快速地穿梭在人群中。
  他只有两分钟,两分钟内他必须做完一切。
  手起刀落,一具挺拔的男性躯体轰然倒地。
  仍然沉浸于混乱中的人们没有发现,这场宴会的主角已经退了场。
  只有一道黑色人影悠闲地哼着小调,徘徊在走廊里,感兴趣的目光盯住了他。
  他毫无所觉,继续穿越过人群向走廊奔去。
  他的目标——布库斯 · 格雷就在走廊深处的房间里。
  他奔至走廊尽头,拉开房门的一瞬间,多年经验让他感受到了不对。
  太安静了。
  似有若无的血腥味飘散在空气中。
  他打开手电,一眼就看见了那张巨大办公桌后瘫在椅子上的布库斯 · 格雷——死了的。
  格雷的死状十分可怖,整个腹部被开膛破肚,可一点血都没有溅出来,不知所踪的腹部皮肤被一张雾似的薄膜取代了,还没有死亡的胃部和小肠大肠透过半透明的薄膜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他皱了皱眉,没有理会——就算是自己动手,为了起到恐吓作用,格雷的尸体也必须残缺不全。
  按照雇主提供的情报,他径直走向占据了大半面墙壁的书柜,轻轻一拉,露出了后面的白色墙壁和墙壁上的凹槽以及凹槽里——
  门户大开、空空如也的保险柜。
  楼下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叫喊声,他瞄了一眼计时器,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合上书柜,没有再做无意义的寻找。
  这时,一首圆舞曲小调从走廊由远及近地飘了过来。
  他瞳孔骤缩——如此近的距离,如此安静的环境,他除了那诡异的小调之外,竟然什么都听不见!
  无论是脚步、呼吸抑或——心跳。
  他不再犹豫,从窗台一跃而下,落到了大楼旁的小巷中,向预先约定的集合地点走去。

★这里浮闲,叫阿闲就好啦。
★主混盗墓笔记,魔道祖师,第五人格,黑塔利亚,鬼灯的冷彻,民调局异闻录……
★圈混的很多,文写的很少。
★私信很少必回,欢迎勾搭!

【勉辣/军枭】 心动(三)

第一章
第二章

为什么你们都觉得教主是老吴装的啊? 不是啦,老吴的确跟着,但不是教主啦(我说是尹白你信吗)。 为什么孽让教主抱?当然是因为教主和大杨勾搭在一起了呀。

  上了楼,才看见李国庆的老婆,也就是李夫人,生的是一副如花似玉的好相貌,再加上和女儿争执时流的泪,更是楚楚可怜,弱柳扶风了。

  “ 几位大师,小女不懂事,还请大师多多谅解。”她起身看了一眼孙胖子,又转头对钱二说:“ 先带几位大师去吃点东西吧。”

  “ 哎,这就不用了,不是我说,你们家李老板可是拖一刻少一刻,先带我们去看看他吧。”奇怪的是孙胖子,平时这种便宜他都是能占就占,今天怎么还推辞起来了。

  说罢这位李夫人也没有再提,只是让钱二带着我们去看李国庆。

  我看她待人接物平平淡淡,大方有理,不见刚与女儿争执时的软弱,心中奇怪,不过或许是因为母亲在孩子面前总要温柔一些的。

  我摇摇头,把这些思绪都抛到了脑后。

  钱二在前面带路,把我们带到了一个阴暗,带着铁栅栏的房间面前。

  “ 不是我说,你们这是关着你们老板呢,还是要关我们啊。”孙胖子笑着和钱二开起了玩笑。

  可钱二好像很紧张的样子,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对孙胖子说道:“ 各位大师,这个可不敢开玩笑,我们老板那副模样,可不是一般人招架得住的,我也只能带各位大师到这儿了,得各位大师自己进去了。”

  他说完,掏出钥匙打开了铁栅栏,然后便退朝一旁,让我们进去。

  他这幅如临大敌的样子震到了孙大圣,这胖子一看不对劲儿,把尹白拖到了前面,打开门让尹白先走了进去。

  半晌,尹白又从里面出来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我从尹白眼里看到了“ 这种场面算什么,这都害怕,脆弱的人类。”这个意思。

  孙胖子一看没有问题,就放心地走了进去。

  我紧随其后,可刚看见床上躺着的李国庆,转身我就想吐。

  床上的似乎已经不能称之为人,空有一副人的躯体,实际早已成了一个虫巢。

  拇指大小的黑色甲虫密密麻麻的趴在李国庆的身上,在五官七窍里爬来爬去,四肢处也尽是小虫,眼窝和口中还能看见一团一团白色的虫卵。

  可李国庆还没死,隐隐约约还可看见肌肉在抽动。

  孙胖子天眼眼力不够,只能看见李国庆身上有一团一团黑色的影子,连忙问:“ 怎么了辣子?这个李老板是怎么了,不是我说,他身上这一团一团的是什么?”

  “ 虫。”我言简意赅地说道,又指使他:“ 去把那个钱二叫进来。”

  那边杨枭已经走到了李国庆面前,捏起一只虫子,细细地观察起来。

  孙胖子把钱二半拽了进来,这人目光躲躲闪闪,不敢看床上的李国庆。

  孙胖子也大致明白了事情,问钱二道:“这是你说谎还是你们夫人说谎呢?你怎么觉得你们李老板这模样不能看的?”

  钱二哭丧着脸,说道:“ 不瞒各位大师,我还有一个哥哥,我们打小就能看见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也不敢说,怕人家以为我们是怪物。

后来好不容易有个工作,结果我们老板去了一趟山里就变成了这样,偏偏只有我们两个人看得见,夫人小姐带老板去检查也查不出来,我实在看不下去,才告诉了夫人。”

  他看着杨枭拿起那只虫子,一下叫道:“ 别碰!”

  杨枭一下捏碎了那只小虫,转过头挑眉看着他。

  钱二尴尬地摸摸鼻子,说道:“ 呃…因为我哥哥就是摸了一下这虫子,现在也躺在家里,和老板一样了。”

  “ 这就是一种蛊虫,一种较为古老的蛊虫,但这种蛊虫虽然古老,也不是没有办法养。”杨枭放开手,那只被他捏碎的虫已经变成了一缕黑烟,“ 这虫因为在养的过程中需要喂养一些阴界的东西,所以会呈现出这样的形态。我还不确定他们到底是误入了古墓,还是惊扰了苗寨,或是有大拿在山中修炼,他们闯了人家布下的阵。”

  “ 那这种蛊虫有解的法子吗?”我问道。

  “ 有是肯定有的,但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做了什么中的蛊,这种蛊奇特的地方就在于每个人养的每只虫可以完全不一样,虽然只是一种蛊虫,但解法千奇百怪。”杨枭也皱起了眉,“ 这种蛊虫一般有两种用法,一种是置人死地的用法,成虫附到人身上后,如果不在三个时辰内发现,那人必死无疑。一种就是这样,把人当作巢穴,繁殖产卵,这种虽然看着可怕,但其实只是用作吓人,只要在蛊虫将他完全吸光之前解了蛊,就没事儿了。我看这人虽然面容可怖,但还是能撑好长一段时间的。”

  “ 你哥哥和你老板现在是有救了,这事就包在我们身上了。”孙胖子搂过他,小声的说:“ 不是我说,你知不知道你们老板是在哪里变成这样的?”

  钱二道:“ 我只知道老板是在那座山上山的,不知道是在哪儿变成这样的,大师们可以去问那个团的人。”他从身上掏出一张名片,“ 这是那个团领头的电话。”

  名片上写着:

  陈寻胜
  胜利旅游社
  电话:1xxxxxxxxxx
  地址:云南xx市xx路xx号

【米英/露中】 我,一群gay佬中坚守着最后的倔强(四)(下)(二版)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上)

改了一下,凑合看吧

      第二天下午我去学校的时候,转机就这么来了。

  阿尔弗雷德打篮球的时候受伤了——他被一个三分线外投来的球砸中了脑袋。

  我急急忙忙地送他去医务室,校医说就是被砸出了一个包,给他抹了药。

  “ 要是头晕恶心的话一定要去医院检查,说不定会脑震荡。”校医把外敷药塞进我的手里,“ 休息一会儿吧。”

  “ 你也不知道小心点儿,出事怎么办?”他刚才那副要昏迷似的模样是真的吓到我了。

  “ 能有什么事儿,hero坚强……” 阿尔弗雷德满不在乎,眼神瞟向门口,声音却骤然弱了下去。

  我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来的亚瑟·柯克兰站在医务室门口,淡淡地看着阿尔弗雷德。

  我对着他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随后就走了出去,把时间留给他们俩。

  “ 亚…亚蒂……”这是阿尔弗雷德的声音,我压抑不住好奇心,站在了门口(我发誓我不是故意要偷听的)。

  “ 阿尔弗雷德,你真是……”这是柯克兰的声音,又气又急。

  “ 亚蒂,你不生hero的气了?”我几乎可以想象出阿尔弗雷德那副样子——眨巴着眼睛,可怜又期待。

  “ 疼吗?”

  “ 亚蒂吹吹就不疼了。”

  当然最后他们和好如初了,之后他们具体做了什么我不清楚,但阿尔弗雷德那天晚上没有回来,再看第二天神清气爽的模样,和解得应该相当好。

  好吧。

  这样也挺好

【勉辣/军枭】 心动(二)

第一章

  杨枭来的时候,怀里居然抱着那只黑猫,而孽竟然也就任他抱着——我记得孽从来都只让杨军和孙胖子抱的。

  杨枭和杨军的关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既然孽在,那么尹白自然也就跟在后面不远处。

  我忽然预感不好,问孙胖子:“不是说难度不大吗?怎么还要带孽和尹白?”

  孙胖子笑嘻嘻地办着飞机的事,说道:“ 这不是打个保险嘛,不是我说,虽然云南是老杨的地盘,但我们终归不熟,还是警惕点儿好。”

  我耸耸肩,孙胖子见我这样,便又挤眉弄眼地看着我:“ 哎,辣子,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也该找个女朋友了?不是我说,云南那边的少数民族的姑娘可好看,不信你问老杨,不考虑带一个回去?也让咱爷爷安安心。”

  杨枭脸上挂着他惯常的腼腆笑容,一下又一下地顺着黑猫的毛,骤然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头来“嗯”了一声。

  我也回他:“ 你才是呢,据说苗女都会蛊术,小心哪个姑娘看上你了,给你下情蛊。”见他不以为意,我又加了一句,“ 到时候邵一一的吴大哥知道了,不得剥了你的皮。”

  “ 那哪儿能啊,不是我说,要是吴主任知道了,你就给我证明我是清白的,吴主任一高兴,说不定就把那蛊解了。”孙胖子眯着眼睛,又说道:“ 你回去了可别和我家一一乱说。”

  “ 你不瞎搞,我怎么会乱说。”我打了个哈哈,这事儿算是揭过去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总是不想谈恋爱,不想结婚,家里也催过好几次了,也相过几次亲,但所有的相亲对象都没看上我——当然我也没看上她们——甚至还有几个出了些小意外,我爷爷一看,这是和我三叔一样的命格啊,也就没再催我。

  一上飞机我就睡着了,等到孙胖子叫我的时候,飞机已经落地了。

  这会儿已经是八月份了,云南还是凉爽的很,下了飞机也不热。

  “ 大圣,我们先去找那个人吗?”

  这次的事儿听着倒的确不算难,只不过一个当地富豪前几天参加了一个团,探索云南的十万大山深处,才进去了没几天,一个团的人都慌慌张张地逃出来了,那个富豪昏迷不醒,其他人虽然清醒,但就是说不清发生了什么。

  富豪的家里人在富豪住了几天医院都检查不出什么之后死了走科学这条心,几番打听下找到了我们。

  我估计这也就是被什么迷住了,要么是进山惊到了那些隐秘的苗寨,要么就是撞到了古墓,有些古墓里的东西死得不甘心,就会在埋骨之地徘徊害人。

  没想到那个富豪家里人还挺上心,我们刚出机场,就看见有人高高举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孙大圣的大名。

  举牌子的那个人看我们向他走去,忙问:“ 请问是孙德胜孙大师吗?”

  孙大圣也端足了大师的派头,矜持地说道:“ 是我,你是?”

  “ 噢噢,我是李国庆李老板派来接各位大师的,我叫钱喜,家里排老二,各位大师叫我钱二就是了。”

  我看这个钱喜畏畏缩缩,不太对劲儿,想起前几次经历,顿时提起几分警惕。

  孙大圣倒是不管,就在从机场到李国庆郊外的别墅这段路上已经和钱二称兄道弟了起来。

  一进别墅,就听见了一个泼辣的女声骂道:“ 我说了多少次?不要请那些江湖骗子来了,我爸他就是伤到了脑部神经,我已经联系了美国有名的医生,到时候接我爸去美国看!”

  另一个女声哭哭啼啼地反驳:“ 可是医院也检查不出什么来,脑部CT也做了,都说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啊。”

  钱二小心翼翼地对孙胖子解释道:“ 那是我们大小姐和夫人,最近已经有好多自称半仙的来过了,一点儿效都没有,大小姐可生气了。”

  孙胖子笑眯眯地说道:“ 大小姐这次就该开心了,不是我说,我后边儿这两位,那才是真正的半仙。”

  刚好那位大小姐从楼上下来了,看见我们这伙 “ 江湖骗子 ” 恶狠狠地瞪了孙胖子一眼,出了别墅开着车扬长而去。

  孙大圣摸不着头脑,看向钱二问道:“ 为什么只瞪我?不是我说,就因为我没有后边儿这两位帅?你们大小姐还是个颜控呢?”

  钱二没话说,只能一个劲儿陪着笑脸。

【米英/露中】 我,一群gay佬中坚守着最后的倔强(四)(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上)

        阿尔弗雷德挠挠头,说道:“ 没怎么追啊,就hero表白了,然后亚瑟就答应了。”
  我没话讲,怪不得连我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谈的恋爱,原来压根儿没追,是早就情根深种了。
  “ 睡觉!明天再说吧。”我也没有办法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第二天一早,我起身去学校,转机就这么来了。
  柯克兰来找我了。
  “ 这是他落在我那的外套,”傲娇的英国绅士低着头把手中的外套塞给我,转身就走,“ 我帮他洗干净了。”
  我什么都来不及说,只能楞楞的拿着外套。
  “ 哟,不错啊伙计,女朋友?”
  “ 滚,阿尔弗雷德的。”

晚上。
  “ 拿着,柯克兰给你的,他帮你洗干净了。”我把手中的的外套递给他,看着阿尔弗雷德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鲜活了起来。
  “ 这真的是亚瑟给hero的吗?!”
  “ 你的衣服你自己都认不出来吗,不是柯克兰给你洗的难道是我吗。”
  “ 是不是亚瑟原谅hero了?!”
  看着阿尔弗雷德充满希望的脸,我没忍心告诉他他的亚瑟什么也没有说。
  “ 这只是代表有所缓和,还不是完全原谅,但已经有进步了。”我思考了一下,觉得柯克兰应该是原谅阿尔弗雷德了,只不过不好意思说。
  “ 下一步你应该…嗯…哄他,把他追回来。”(其实我也是推测出来的)
  “ hero明天就去买花和巧克力!”(谁又教他这些了)
  “ 你还应该准备一场约会,浪漫一些。”(噢上帝啊我在说些什么)
  
  当然最后他们和好如初了,阿尔弗雷德打扮得人模人样地去接了柯克兰,他们具体做了什么我不清楚,但阿尔弗雷德那天晚上没有回来,再看第二天神清气爽的模样,和解得相当好。
  呵呵。
  这样也挺好。

嗑了一些all耀,忽然就有了这个脑洞。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 小耀,只有最强大的人才能拥有你,才配得上你。”伊万抚摸着怀中人的脸庞,痴迷地笑着。
“ 你不配。”王耀冷冷地说道。
“ 我不配?!那谁配呢?阿尔弗雷德?亚瑟 · 柯克兰?还是,本田菊?!”伊万被激怒了,恶狠狠地掐住了王耀的手腕。
“ 去你他娘的,老子才是最强大的谢谢,老子自己才配得上老子自己!”王耀反手给了伊万一个巴掌,头也不回地走了。